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夏冰:涟川· 皈依上帝的朝鲜特工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七)

27
2018

夏冰:涟川· 皈依上帝的朝鲜特工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七)

搬到首尔之前,买了英中日三种文本的旅游攻略,斗大的韩文勉强认得了一箩筐后,觉得当地的攻略更接地气,于是也添置了几种。那是一个网络信息还不发达的时代,纸本书还是驴友的主要依靠对象。翻遍这些攻略,却没有找到“涟川”。

临津江

 

涟川位置图

其实,涟川离首尔很近,就在首尔的正北方。最初发现“涟川”二字的记载,是1968年1月17日发生的“青瓦台袭击事件”,31名朝鲜特工穿越涟川地区的军事分界线,一路奔袭,直抵距离韩国总统府青瓦台仅仅数百米的北岳山麓,才遭韩国军警围歼。

 

北岳山与青瓦台

虽然功亏一篑,朝鲜特工的行动能力还是在半岛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也就勾起了我对涟川地区的好奇心,来一次没有攻略打底的旅程。

 

出发前半个月,便听到消息,朝鲜方面在没有事先通告的情况下从临津江上游水库突然放水,导致正在江岸上露营的六名韩国民众无辜丧命。临津江,恰好就从涟川穿过。

 

前几年,涟川还发生过朝鲜士兵的枪击事件。

 

攻略上没有涟川,实在是事出有因。临津江不是一条普通的河,谁控制了临津江流域,便可大举南下,直捣首尔,作为战略要地,它无法接待大批游客。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涟川郡厅实际上还有旅游办公室,只是不做宣传而已。想去参访,只要提前一周提交申请表格和身份证,请当地政府和驻军审批。大约是多数人怕麻烦,申请者甚少,提交三天后,便得到了“批准“的回音。

 

抵达涟川地区,不消说第一站是直奔高浪浦西南方。那就是1968年1月17日深夜,朝鲜特工换上伪造的韩军第26军团的制服、剪开非军事区铁丝网,潜入韩国境内的地点。

 

再现朝鲜特工入侵场景的雕塑群

入侵路线图

重建袭击事件的现场,靠的是袭击未遂后向韩方投诚的金新朝少尉的回忆录。

 

原来,这支敢死队已经在开城的秘密基地与世隔绝训练了三年,原定计划甚为宏大:派出七十六人,分别进攻青瓦台、美使馆、韩军总部、首尔监狱和专门囚禁朝鲜间谍的西冰库监狱,企图暗杀总统朴正熙,以及炸毁青瓦台和驻韩美国大使馆,并从监狱救出被捕的朝鲜特工。

 

但是到了最后关头,不知何故,朝鲜谍报机关改变了主意,人员缩减到31人,任务也改为集中攻击青瓦台。

 

1月15日,31名敢死队员写下“执行首长命令,坚决完成任务“的血书后,冒着大雪从开城出发。他们边行军,边由队尾两人用松枝掩盖脚印,昼宿夜行,一步步接近了首尔。从涟川到首尔,今天已经修筑了沥青公路,仍然感到地形险峻,我一路脑补敢死队当年在风雪之夜翻山越岭跋涉行军的场景,相信他们一定是胸怀着解救水深火热中的南方同胞的革命理想,才能如此爬冰卧雪、勇猛无畏。 

岂料,刚出发两天,派出侦察的两人巧遇韩国农民,虽然是阶级兄弟,但是接受了反特教育的韩国农民对“自己人”一点都不买帐,对他们起了疑心。而两名朝鲜特工立刻亮明身份,按照朝鲜谍报机关的惯例,一旦身份暴露,应“毫不犹豫”地灭口,然后就地掩埋。偏偏此时天寒地冻,无法掘地埋尸,只能将农民放走,仅仅威胁说胆敢报警就灭门。

 也正在这时,敢死队收到了指挥部的电报,然而天气恶劣、信号微弱,他们无法破解暗号,只好继续行进——多年之后,才知道暗号的内容是“立即返回”。

 当敢死队步入首尔地区时,惊见头顶飞来韩军的直升飞机,显然,特工们低估了反特教育的威力。特工们立即换上事先准备好的西装和巴宝莉风衣,掩埋了重型武器和乔装用的韩军军服,翻过北汉山,直抵青瓦台所在的北岳山。

 也是时不我予,在距离青瓦台仅仅数百米开外处,遇到了正在巡逻的钟路警署署长崔圭植。崔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自称“防谍队员”的朝鲜特工身份立刻暴露,一场枪战不可避免地发生,一场偷袭就此破产。(中文网上流传的“因穿黑胶鞋而暴露身份”的说法纯属杜撰)。

 26岁的金新朝按照特工训练的条例,拿起了最后一颗手榴弹,要像个金将军的忠诚战士一样壮烈地与敌人同归于尽。但是,最后关头他却无法下决心拉下保险盖,他想起因魔鬼训练已经三年未见的妻儿,不愿就此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下意识地举起了双手。后来他才知道,他拿起的手榴弹竟是个残次品,根本无法爆炸。

金新朝的30名同志,29人遭击毙,一人逃回了朝鲜。金新朝后来供认,训练过程中根本没有完成任务后如何安全撤离的环节,长官对此的解释是,只要朴正熙死了,你们登高一呼,南方人民就会响应号召、起义推翻反动政权,你们是安全的。但是,金新朝所看到的,不是水深火热中的南方同胞张开双臂迎接亲人,而是军民协力追捕特工的天罗地网。劳动党26年灌输的一切,顷刻土崩瓦解。

 

金新朝(左图)向韩方投诚,并协助韩方辨认遭击毙的特工的遗体(右图)

韩国中央日报1968年的报道,其中称金新朝“被活捉”,金一生都辩称自己当场投降,而不是俘虏

事件发生后双手背铐接受记者采访的金新朝(左一)

金新朝因在整个偷袭过程没有向韩国军民开枪,很快获释并入籍韩国,改名“金在现”,娶妻生子,不久,传来他的亲生父母因株连双双遭处决的消息。随后,他皈依上帝,进入首尔浸礼会神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牧师,至今仍在忠清南道的圣乐教会布道。

 

成为牧师的金新朝

尽管同文同种,“前朝鲜特工”的特殊身份还是令金新朝融入韩国社会时面临巨大的挑战,几次痛不欲生的时刻,给他最大关心和帮助的,竟然是当年第一个举报间谍的农民的儿子。

 2000年9月,金新朝从电视新闻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这年六月,韩国总统金大中与金正日实现了第一次南北峰会,受金正日派遣的特使、朝鲜中央委员金容淳访韩的随行人员中,出现了当年并肩作战,计划败露后逃回朝鲜的特工朴在庆。朴在庆作为这次冒险行动中幸存的“英雄”,从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宣传部主任,一路晋升到人民军大将和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2007年卢武铉与金正日会晤后,朴在庆又一次作为特使前往首尔,向卢武铉回赠朝鲜国礼“七宝山松茸”。

 

金新朝从电视画面一眼认出,随朝鲜特使团来韩的人民军大将朴在庆(右前穿军服者),就是当年一起偷袭青瓦台的老战友

青瓦台袭击未遂事件震惊了世界·,当然最受震惊的是险些遇刺的朴正熙。他立即致函美国总统约翰逊,称如朝鲜不道歉,美国应该反攻朝鲜。岂料这时美国忙于越战,不想在朝鲜半岛挑起新的战端,更不愿意与苏联兵戎相见,遂不了了之。

 未能得到美国拔刀相助的朴正熙,决意在韩国组建特工“684部队”,在实尾岛进行封闭式魔鬼训练,要以牙还牙北上刺杀金日成。但是组建不久,韩朝两方局势便渐趋缓和,暗杀计划随后搁置,684部队成员不满待遇与处境恶化,向当局抗议,杀害教官后,劫持一辆公车企图至首尔向总统陈情,但在途中遭遇大批军警围堵,交火后不敌,全员引爆手榴弹自尽,史称“实尾岛事件”。

 

电影《风云实尾岛》海报,斩获韩国当年最高票房业绩,却在金新朝一家的伤口上撒了盐

 2003年,韩国电影人将实尾岛事件搬上银幕,收获了空前票房。然而,影片不可避免地勾起韩国观众对朝鲜偷袭的记忆,作为其中唯一幸存于韩国的前特工,已经含饴弄孙的金新朝身不由己,又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儿媳知道了公公不堪回首的过去,愤然带走孙子要求离异。金新朝一怒之下,想以造成当事人身心伤害为由起诉电影剧组,最终在律师的劝说下放弃。

 此时,距离“青瓦台袭击未遂事件”已过去了三十五年,金新朝生活在南方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北方,但是一有南北关系的风吹草动,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韩国草民发泄怨恨的出气筒。

 他留在朝鲜的发妻和子女依然生死不明。

(待续) 

推荐 5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