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下)——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六)

21
2018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下)——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六)

 正因战俘问题是朝鲜战争中核心性的关键词,计划朝鲜战场遗迹之旅的时候,最初想到的是远在“国境之南”的巨济岛。

 去巨济岛时,横跨釜山市和巨济市的大桥还未竣工,必须先绕道经过庆尚南道统营市,统营以迷人海景闻名,人称“韩国的那不勒斯”。也是韩国人最崇敬的民族英雄李舜臣将军的故乡。壬辰倭乱(日本军阀丰臣秀吉入侵朝鲜半岛)时,李舜臣将军就是在统营指挥海军击退了日寇的进攻,取得了朝鲜历史上有名的闲山海战大捷,因此仅仅统营二字,就足以勾起韩国人的家国情怀。今天,从统营到巨济只要经过跨海大桥,而半个多世纪以前,却要乘海船前往,大约在联军眼里,这个岛离陆地不太远却又与世隔绝,刚好符合他们心目中战俘营应有的地理条件。

 

等待登船前往战俘营的战俘

美军用卡车装载战俘

主题公园里运俘情景的再现

主题公园中纪念馆的入口处是一架巨大的坦克模型。

通向展区的电梯两侧是交战双方的领袖全身像

纪念馆中文物陈列极少,大部分是各种模型展示,无非是强调联军遵守了日内瓦公约,保障了战俘的人权。

 

联军给战俘注射疫苗的模型

露天厨房

战俘使用过的生活用品(我一直在想,战争过去这么多年,这些都是不是实物呢?)

朝鲜战俘中,一部分被俘后仍然效忠朝鲜劳动党,另一部分则是出于反共思想,自愿向联军投降,两阵营战俘的对立终于升级为暴动,大约两百名朝军战俘死伤。

 

镇暴情景

杜德准将被朝鲜战俘扣押的模型

1952年5月7日,战俘管理所所长杜德(Francis Townsend Dodd)准将前往探视他所管理的其中一个战俘营─76号营地,以听取该营地朝鲜人民军战俘代表的投诉。他和一名部属(宪兵94营营长威尔伯‧雷文=Wilbur Raven中校)在营地门边停下脚步,当营门打开让一名勤杂工进入之际,一群战俘冲出来捉住他们。雷文紧抱住门柱,直到美军卫兵上前将他救走,但杜德被押进朝方战俘控制的战俘营内,出身西点军校的堂堂美军准将成了战俘的人质。

 

接下来的78小时里,杜德因为态度合作而受到善待,在此同时,营救他的谈判也匆匆展开。查尔斯·科尔森(Charles F. Colson)准将被紧急派往巨济岛接替指挥,他下令架起电话和杜德直接联系。劳动党人提出的最重要条件,实际上是要联合国军承认对战俘营里的流血事件负责。科尔森同意了这个要求,杜德也终于获释。

 

杜德准将

稍后,负责调查杜德事件的马克·克拉克=Mark Wayne Clark将军亲自领导调查委员会重审这次事件。两位准将(杜德和科尔森)都遭指控因为优柔寡断不去尝试强行救出杜德,却作出有利朝共方面的决策。杜德被解除指挥职,同时降阶为上校,终生不得志。

 然而,随后发生了更大的风波——巨济岛暴动。根据联军的说辞,他们想通过调整战俘营地来恢复秩序,令朝鲜人民军战俘以150人为单位整队出营,移到新营地,战俘的反应却是拿出刀、矛,进入壕沟准备抵抗,联军因此出动187空降团,使用催泪弹和震荡弹(爆炸后也会产生强光、巨响。强光使人眼暂时失明,高强度声波,使人暂时失去听觉、知觉)占领该营,而中朝的记录则为联军发射毒气弹。在这场暴动中,共有31名战俘和1名美军死亡,之后还在战俘营内发现了16具据称被政治立场不同的同侪虐杀的战俘尸体。而根据中朝的历史记录,并没有搬迁营地之说,而是美军策划的一起针对杜德事件的武力报复。

 

再现战俘暴动场面的模型

不仅是十数万朝鲜人民军战俘因各自支持南北的政权分裂,人数仅两万的志愿军战俘中,也因意识形态的对立分裂为两个营垒。忠于共产党的红色战俘希望返回大陆,而另一部分则希望前往台湾。有关志愿军战俘的文献卷帙浩繁,在此不再赘述。

 

由中立国委员会主导的“甄别谈话”情景再现

联军最终将战俘分散到韩国各地去,例如将志愿军战俘迁移到济州岛,才终止了更大规模的冲突。

 那么,最初决定将十几万名政治立场迥异的战俘关押在同一处战俘营,到底是无心之失还是有意为之?

 值得玩味的是联军背后的美国,最初美国军方提出“自愿遣返”,以瓦解志愿军当中前国民党部队的士气,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则以此举违反《日内瓦公约》,会损害美国长远利益为由反对。然而,到了战争后期,军方和国务院的主张却颠倒过来,美军承受不了停战未果造成的兵员损耗,不再坚持“自愿遣返”,而美国总统杜鲁门成了“自愿遣返”的鼓吹者。其中到底有多少政治势力的消长,还隐藏在历史的迷雾之中,就像黑泽明拍摄的经典影片《罗生门》中,当事三人各执一词、莫衷一是的“真相”。

   

联军管理人员留下的舞厅遗迹

意外的是公园里竟然还有联军留下的遗迹——战俘营管理人员的宿舍、以及舞厅。没有电脑游戏的时代,战俘营的工作人员的减压方式是——跳舞。但是跳的什么舞?在一个以男性军人为主的环境里,难道跳交谊舞?而迪斯科好像还没发明出来。真让我的中年八卦心浮想联翩,可惜没有照片为证。

主题公园让人感到遗憾之处颇多。按说像朝鲜战争这样一个牵涉多国的战争,“联合国军”设立的战俘营遗迹也该考虑到有外国游客来访,然而参观耗时一个小时的展示,竟然绝大部分展板只有韩文说明。放映的视频从解说到字幕也全部是韩文,仿佛那场战争以及战俘营的历史只是半岛人民的家务事。(九年过去,但愿他们已经有所改进)

 

大约主题公园原先是为了娱乐儿童而不是满足我等文史迷的好奇心,因此公园中充斥着逼真的各种人像模型,尤其是战俘在光天化日之下如厕的模拟场景,大约是一路来最让大宝二宝印象深刻的画面了。但是在我们成人看来,假如当时确实如此,联军给战俘的人道待遇实在底线太低,无论如何,战俘不是囚犯。

 

我所期待的能够印证当时真相的第三者证词、文献自然是无处寻觅。忽然想起,主题公园映射的思维,像极了小时候看过的泥塑某某院。

 

嗯,朝鲜战争只是按下暂停键而已,大约还有无以数计的事实不得不讳莫如深,主题公园也只能按照“主张”而不是“事实”来陈列。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希望参观者就此将“主张”当作事实接纳的可能。当年的战俘营随着联军的撤退就已经是废墟一片,那么能知道的历史,不也就是一座真相的废墟吗?

 (待续) 

推荐 8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