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夏冰:华川· 两座水库的爱恨情仇——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三)

1
2018

夏冰:华川· 两座水库的爱恨情仇——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三)

朝韩非军事区有两张面孔——因战争造成的禁区,却是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山水相依的华川

 

华川在我心目中是秘境中的秘境

如果无视雷区、坦克陷阱、铁丝网,没有头顶那把看不见的达摩克利斯悬剑,整个韩朝边境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自然保护区,而山青水秀的华川就是秘境中的秘境。它在安保上的战略作用压倒了一切,既无发展轻重工业,甚至也没有观光业。由于人迹罕至,濒临灭绝的獐子、水獭、淡水樱鳟在这里享受天伦之乐,传说这里甚至还有老虎出没。漫步其间,几乎忘却了身处一个幅员并不辽阔的发达工业国。

 

华川,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这真是人类自身造就的黑色幽默。游走于山水之间,我的脑际总有一个荒诞的念头挥之不去:当有朝一日朝鲜半岛最终迎来最终和平统一,非军事区结束它的历史使命时,对那些生息在这里的野生动植物,是否就意味着大难临头?

 

平心而论,这样的景致并非独一无二,例如日光的伊洛哈坂,只不过到了旅游旺季,必须“与人同乐”,强制性的观人多过观景,像华川这样,在红叶最美的时节还可以肆无忌惮地“独乐乐”的地方,却是绝无仅有。

 

“独乐乐”享受华川秋色

华川的公路上,不要说观光巴士,连私家车也少见,迎面而来的多数是军车,路旁的指示牌多数是“某某部队”。时而可见堆在路边的迷彩花纹的大型混凝土预制块,万一遭遇北方进攻,韩军会立即爆破这些混凝土块,让它们横亘路面,阻止敌方的坦克前进。

 

在如梦如幻的美景中行驶一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和平水库大坝。

 

乍看是个普通大坝,但是却有“朝鲜战争旧战场”的别名

 

和平水库位于流经杨口和华川两郡的北汉江上。经过两期工程,现在长410米,高125米,最大蓄水量达26亿3千万吨。但它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水库,而是防备朝鲜“水攻”的安保设施,平常不蓄水,自然也没有发电和供水设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朝鲜不顾韩国的抗议,在北汉江上游修建临南水库,当时的韩国总统全斗焕以军人特有的敏感和精明,识破了朝鲜不可告人的“阴谋”——临南水库将会拦住每年流向下游(韩国一侧)的十八亿吨水,然后故意炸毁水库,到时累积总量为200亿吨的水将会淹没韩国大片地区,危害将不亚于一次核攻击,朝鲜很可能以此卑鄙手法破坏1988年的首尔奥运会。

 

全斗焕政权因此发布建设大型水库的计划,平时空置,以防万一朝鲜贸然发动水攻,也能及时蓄水,防止下游遭受没顶之灾。建设预算达1700亿韩元,对于当时的韩国而言,简直是天文数字,而其中六百多万韩元来自韩国民众的募捐。

 

和平水库周边开发为和平公园,这口和平之钟是搜集来自世界各地战场的弹壳铸成的

展示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弹壳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写给和平公园的题词

然而,1993年经过探查,发现临南水库的储水量最多59亿吨(后来发现实际储水量才26亿吨),即使朝鲜发动水攻,也不至于让北汉江下游变成汪洋,朝鲜不过是利用临南大坝改变江水的流动路线,将它们引入位于东岸的一个水力发电站而已。接着,韩国审计人员又发现全斗焕政权夸大了朝鲜的威胁,目的是转移国内对其施政不满的视线。最终结论是:和平水库的规模和有可能发生的风险完全不成比例,等于白白浪费了民脂民膏。

 

2002年,韩国政府通过卫星图片发现临南水库出现裂缝,又一次做了风险评估,认为即使朝鲜不发动水攻,临南水库依然有安全隐患,于是再次加固和平水库,最终和平水库的施工成本达到将近四千亿韩元(约相当于4.29亿美元)。

 

现在,为了防备北方兄弟的水攻和大坝塌方,韩方设置了观察临南水库水位的高精度照相机,在和平水库上游安装了测定水位的设备。按了暂停键的朝鲜战争,以修建水库的形式继续着,没有硝烟,却在无限消耗资源。战争的悲哀岂止在战场?本应是民用设施的水库,竟成变相军备竞赛,两座水库隔着非军事区遥遥相望,就如和平大坝博物馆的解说词所言,“只有和平降临朝鲜半岛时,和平大坝才可变成一个正常的大坝。但在此之前,它只能默默地承受民族分裂带来的重负。” 毋庸置疑,为大坝买单的自然是分界线两侧的黎民百姓,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和平水库在今天的韩国,仍然是个政治议题。左翼讽刺它是“民族分裂制造的世界最大土木工程”、“靠政治欺骗催生的公共事业”,右翼则以“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针锋相对。大概,只有半岛真正实现和平之后,争论才会停息。

 

离开和平水库,沿北汉江一路南下。这里遍地美景却没有路标、指示牌,地图又无标示,想要找寻目的地,唯一的办法是询问路边哨卡的韩国军人。幸运的是,遇到的军人几乎都会讲简单的英语,才不至于迷路。

 

北汉江风光

横跨北汉江的安东铁桥

几乎没有过往车辆的公路

去往破虏湖的山间道路

沿着险峻的山路迤逦前行,过了正午才抵达了破虏湖。

 破虏湖的前身是日本殖民地时代修建的华川水电站,也是韩国第一个人工湖。二战结束后,这里划归朝鲜治下,经过朝鲜战争,变成了韩国的一部分。

 

 

1951年5月,联合国军以鱼雷炸毁华川水电站,以阻止志愿军的进攻

1951年6月,联合国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华川中心部展开鏖战

韩国修建的“战胜纪念碑”

195145月间,韩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此发生鏖战。战役结束后,李承晚将地名改为“破虏湖”,并在附近修建了自己的别墅

位于群山环保中的破虏湖,烟波浩渺,生栖着种类丰富的淡水鱼,本来应该是个钓鱼爱好者的天堂,但是这天湖区空无一人,也没看到任何服务游客的设施。

 

破虏湖风光,山中之“海”

归途中经过华川郡中心,很想见识一番“当地美食”,却大失所望。整个街道没有一间像样的餐馆,只好在韩式快餐连锁店买几个饭卷了事。鳞次栉比的都是标有“军人优待”、“军人专用”的小店铺,照相馆的橱窗里,挂满了军人的合影。也难怪,这里有2.4万居民,而士兵的数量却达到了3.6万。

 

华川中心地区,找不到一间提供“当地美食”的餐馆

照相馆做的是军人的生意

整个韩朝边境的沿线城镇中,默默无闻的华川是风景最优美的地方,也是军事色彩最浓的地区。

 

(待续)

 



 

推荐 3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