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2
2018

夏冰: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一)高城-江陵

夏冰: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一)高城-江陵

引子

转眼间,我们全家客居首尔已经过去将近十年。客居四年期间,半岛局势犹如云霄飞车般跌宕起伏。刚抵达不到一个月,便赶上了朝鲜的第一次核试验,仿佛战争一触即发。

翌年,卢武铉延续金大中的阳光政策,跨过三八线与已经重病的金正日举行南北峰会,一时间又弥漫着和解气氛,这次和解期的高峰,乃是08年纽约爱乐乐团的平壤公演,用音乐打破了诸多政治禁忌:美国国歌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朝鲜公开演奏;由于韩国媒体电视直播音乐会,于是原本禁止出现在媒体的朝鲜国旗和朝鲜国歌破例出现在韩国公众面前。交响乐外交的成功使乐观的人估计,下一步该是美朝峰会......


18
2018

夏冰:还原世纪八卦的全貌——芭蕾史上神级搭档芳婷/纽瑞耶夫的秘密

夏冰:还原世纪八卦的全貌——芭蕾史上神级搭档芳婷/纽瑞耶夫的秘密

5月18日,是英国芭蕾舞者玛歌芳婷女爵(Dame Margot Fonteyn,1919~1991)诞辰纪念日。芳婷是二十世纪三十至七十年代世界芭蕾舞坛与乌兰诺娃齐名的巨星,与乌兰诺娃不同的一点,是她尽管少年出道,黄金时代却在四十岁至六十岁之间,通常认为芭蕾舞者应该告别舞台的年龄。这个奇迹的产生,与跟她合作17年的舞伴纽瑞耶夫(Rudolf Nureyev,1938-1993)密不可分,所以在舞蹈史上他们的名字永远地联系在一起,被称为“无与伦比的最佳搭档”。

《天鹅湖》剧照


13
2018

夏冰:我的另类母亲

夏冰:我的另类母亲

如果要找两个字精准地形容我的母亲,那么“另类”是不二之选。

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母亲都希望孩子好好读书,对作业、考试、成绩一丝不苟,但是我的整个学生生涯中,母亲从未给我下达过任何诸如“考多少分”“排第几名”的指标,甚至她连我什么时候期中期末考试都不太清楚,说白了是不想弄清楚。当我拿着成绩单和奖状给她看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当然也不可能因此给我什么物质或精神奖励,仿佛那都是我应该做的,这样的反应与一般家长大相径庭,让我感到十分扫兴。


10
2018

夏冰:燕园 1978年冬 朗润园13公寓,那些人,那些事

夏冰:燕园 1978年冬    朗润园13公寓,那些人,那些事

小学五年级这年的寒假,母亲无暇陪我住在北大,于是将我托付给了她的好友、西语系法语专业的俞芷倩教授,借住在她在健斋的家中。但是白天,我几乎都是在朗润园13公寓德语教授张玉书家中度过的。

13公寓面对着朗润园的小湖,充满诗情画意

朗润园13公寓,季羡林先生的家就在一楼最右端


28
2018

夏冰:燕园1977,偷听贝多芬的夏夜

夏冰:燕园1977,偷听贝多芬的夏夜

1977年暑假,母亲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进修假,又跟北大西语系的前同事借了一间宿舍,带我回到了燕园。从这年起直到我考进北大,几乎年年寒暑假,母亲都要做这样的安排。当时我的理解是母亲虽然离开了母校,但是心心念念还是这个校园,就像她的另一个娘家,不经常回来住住便无法化解乡愁。

一天,我游泳回来,母亲很高兴地告诉我,她偶遇西语系的德语教授严宝瑜伯伯,严伯伯欢迎我们今晚到他家去听贝多芬的交响乐,然后十分严肃地叮嘱:“但是你千万别在外面乱说听交响乐的事啊!”我不知道贝多芬是谁,但是听到过“交响乐”这个词,不久前,......


21
2018

夏冰:北大的芳华岁月(下)

夏冰:北大的芳华岁月(下)

夏冰 :北大的芳华岁月(上)

(四)文艺队变成北大金字招牌

北大文艺队留下的唯一一张彩色照片,舞蹈队和乐队在西门校友桥前草坪的合影。七十年代前期,彩照在中国还是超级奢侈品。

由于专业艺术家的秘密加持,北大文艺队的水平在“六厂二校”中很快有口皆碑。

而最辉煌的记忆莫过于《金泉村》被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摄入《欢度国庆》纪录片,这在六厂二校的文艺队中......


20
2018

夏冰 :北大的芳华岁月(上)

夏冰 :北大的芳华岁月(上)

母亲告诉我,今年北大120周年校庆,“文艺队的老人要办个盛大聚会,真可惜你不能参加”。

“文艺队”是母亲夏玟(笔名艾珉)二十年北大生涯中的关键词,也因此成了我童年的关键词。它是1971-1976年间北大的校级文艺团体,只不过它与之前和之后的校艺术团那种学生社团有着极大的不同,它是一个专业单位,成员既有教师,也有学生和校办厂职工。1970年北大恢复招收工农兵学员以后,当时掌管北大的军宣队着手按部队文工团的模式组建校级文工团,于是当时还在江西鲤鱼洲五七干校的所谓教师中的“文艺骨干”,被抽调成立文艺队。由于当时专业文艺团体都被下放,所......


9
2018

夏冰:长河中的一滴水

夏冰:长河中的一滴水

(一)

二十多年前,与我家失联四十余年的莳叔公伉俪从台湾来大陆探亲,带来了一张老照片。

家中老人们推算,照片应该是摄于1935年的武昌。当时刚从北平中法大学经济系毕业的莱叔公(前排右起第四人),即将以官费生的身份赴法留学。在这个一直试图与时俱进的传统士大夫家族里,莱叔公已经是第二代留学生,他的父亲和二叔、我的曾祖父和二曾叔公都曾经留学日本,但是远赴西洋留学仍算一件划时代的大事,这才有了一张汇集家族三代人(虽然人并没有全到齐)的送行大合照。</......

十一
21
2017

夏冰 :为早到20秒道歉,真是一桩美谈吗?

夏冰 :为早到20秒道歉,真是一桩美谈吗?

近几日,又多了一桩有关日本的美谈—筑波电铁为列车早到20秒钟道歉。强调一下我没打错字,是20秒!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筑波快线铁道公司在官网上放了一则道歉声明,大致意思是:平成29年11月14日9点44分,南流山车站1号线比预计的发车时间提早了20秒,原因是当时的乘务员没有充分的确认发车时间造成的提早发车的操作,目前并没有乘客因为这班车提早发而错过这班车,也没有接到任何的......

十一
19
2017

夏冰:一首歌见证的历史——《青年们》

夏冰:一首歌见证的历史——《青年们》

1964年的东京,沉浸在举办奥运的兴奋中。还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文青黑泽久雄则在忙着组建他自己的重唱组——“宽边三”。另外两名成员是成城大学的同窗兼发小——鶴原俊彦、横田实,后来加入了山口敏孝,改名“宽边四“。怎么看,都像是披头四的山寨版,六十年代全世界文青的集体活动,就是以男声四重唱的形式,向自己的偶像致敬,而能在歌坛占有一席之地的,寥寥无几。

《青年......

十一
16
2017

夏冰:我所见到的津巴布韦

夏冰:我所见到的津巴布韦
(一)
 
去年岁末,我们一家人从南非比勒陀利亚出发,前往位于津巴布韦的维多利亚瀑布。通常游客都是从南非约翰内斯堡搭乘飞机直飞维瀑附近的机场,但是驴友出身的外子和我素来不喜欢这种从一个观光地空降到另一个观光地的游览,看看那块土地上的普通人的生活图景才更有意义,遂决定自驾。
 
尽管这段往返2300公里的路程沿途基本是平原,但还是听了友人的劝告,选了四驱,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完全正确的。
从比勒陀利亚到南非-津巴布韦边境,大约200公里,作为非洲头号发达国家,南非的高速公路保养、管理水平不输给任何一个“第一世界”国家,但......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

最新评论

  • 耿义生为早到20秒道歉,真是一桩美谈吗? 2017-11-21

    从细微之处条分缕析,始终贯穿深刻的人性关怀,而不以唬人的说教,也不以口号或表面所谓正能量为社会新闻评判标准,正是昨天、今天、明天的国人所缺乏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