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个人分类 > 四海漫游记

5
2018

夏冰:金浦-江华岛:海上火药桶——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完结篇)

夏冰:金浦-江华岛:海上火药桶——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完结篇)

去金浦半岛那天,遭遇了沙尘暴。

沙尘暴中俯瞰汉江

本是不宜外出的天气,犹豫再三,还是全家戴上口罩,出发!理由只有一个:三宝预定来到人世的日期,越来越近了,人生又一个阶段开始之前,必须走完这段路。

金浦半岛和江华岛位于非军事区最西端,隶属仁川市,地处汉江与黄海(韩国名:西海)交界处,依山傍海,换了地球上的其他地方,应该是个度假胜地。但是这里却是当年饱受炮火摧残的154高地,停战后,为防止朝......


4
2018

夏冰:涟川:我在朝鲜哨兵的射程之内——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八)

夏冰:涟川:我在朝鲜哨兵的射程之内——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八)

2014年,韩国政府开始分批向中国归还朝鲜战争中阵亡的志愿军士兵遗骨。有关报道中,涟川的地名反复出现。

若论军事分界线附近地区遭遇战火的时间长短,涟川地区恐怕可以排到第一位。从1951年春天第四次战役的尾声,直到正式签订停战协议的1953年7月,涟川平原被大小七次战役反复碾压,山峰被炮火削低了五米,仅仅在这片平原上,对战双方的阵亡人数达四万之多,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一场以尸体堆满平原为目标的大屠杀。

能够俯瞰涟川平原的上升哨......


27
2018

夏冰:涟川· 皈依上帝的朝鲜特工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七)

夏冰:涟川· 皈依上帝的朝鲜特工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七)

搬到首尔之前,买了英中日三种文本的旅游攻略,斗大的韩文勉强认得了一箩筐后,觉得当地的攻略更接地气,于是也添置了几种。那是一个网络信息还不发达的时代,纸本书还是驴友的主要依靠对象。翻遍这些攻略,却没有找到“涟川”。

临津江

涟川位置图

其实,涟川离首尔很近,就在首尔的正......


21
2018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下)——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六)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下)——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六)

正因战俘问题是朝鲜战争中核心性的关键词,计划朝鲜战场遗迹之旅的时候,最初想到的是远在“国境之南”的巨济岛。

去巨济岛时,横跨釜山市和巨济市的大桥还未竣工,必须先绕道经过庆尚南道统营市,统营以迷人海景闻名,人称“韩国的那不勒斯”。也是韩国人最崇敬的民族英雄李舜臣将军的故乡。壬辰倭乱(日本军阀丰臣秀吉入侵朝鲜半岛)时,李舜臣将军就是在统营指挥海军击退了日寇的进攻,取得了朝鲜历史上有名的闲山海战大捷,因此仅仅统营二字,就足以勾起韩国人的家国情怀。今天,从统营到巨济只要经过跨海大桥,而半个多世纪以前,却要乘海船前往,大约在联......


16
2018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上)——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五)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上)——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五)

位于釜山西南的巨济岛,远离韩朝边界,是韩国第二大岛(最大岛屿是济州岛)。

横跨釜山市和巨济市的巨加大桥

然而,它却是朝鲜战争中的重要“战场“,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它还主宰着枪林弹雨的战场的走向。

战争后战俘的处置是人类文明的标尺。从早期理所当然的杀俘,到利用战俘充当奴工,战俘的命运始终处于战争悲剧的延长线上。直到1929年的《日......


9
2018

夏冰:铁原· 白马山,上甘岭——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 (四)

夏冰:铁原· 白马山,上甘岭——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 (四)

位于江原道和京畿道之间的铁原,离首尔仅仅一百多公里,却远不如板门店的名气那么大。

知名度虽低,它却是有关朝鲜战争的出版物中必然出现的两场大血战——1951年5、6月间第五次战役中的“铁原阻击战”和1952年10月“三角高地之战”=“ 平康、铁原、金化组成的“铁三角”(Battle of Triangle Hill)发生的现场,而中国人家喻户晓的上甘岭战役,就是所谓“三角高地之战”中的一场大战。


1
2018

夏冰:华川· 两座水库的爱恨情仇——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三)

夏冰:华川· 两座水库的爱恨情仇——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三)

朝韩非军事区有两张面孔——因战争造成的禁区,却是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山水相依的华川

华川在我心目中是秘境中的秘境

如果无视雷区、坦克陷阱、铁丝网,没有头顶那把看不见的达摩克利斯悬剑,整个韩朝边境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自然保护区,而山青水秀的华川就是秘境中的秘境。它在安保上的战略作用压倒了一切,既无发展轻重工业,甚至也没有观光业......


27
2018

夏冰:杨口· 从战场仰望星空——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 (二)

夏冰:杨口· 从战场仰望星空——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 (二)

秋季的短假来临,我们再一次驾车出发。途径2018年冬奥会举办地平昌,从那里北上前往杨口郡。虽然从地图上看距离很短,却整整在崎岖山路上颠簸了四小时。

所幸天气终于放晴了,在柔和温暖的秋阳照耀下,山林如锦缎一般熠熠生辉。韩国的山林不仅有红叶的枫树和黄栌树,还有银杏、落叶松、山毛榉和桦树,这片土地的秋天是五彩斑斓的。

朝鲜半岛的秋林

然而这经典得足够做屏保的秋景却没有游客,由于靠近韩朝边界,道路空空荡荡,如入无人之境。好不......


22
2018

夏冰:高城-江陵 他们的乡愁–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一)

夏冰:高城-江陵 他们的乡愁–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一)

引子

转眼间,我们全家客居首尔已经过去将近十年。客居四年期间,半岛局势犹如云霄飞车般跌宕起伏。刚抵达不到一个月,便赶上了朝鲜的第一次核试验,仿佛战争一触即发。

翌年,卢武铉延续金大中的阳光政策,跨过三八线与已经重病的金正日举行南北峰会,一时间又弥漫着和解气氛,这次和解期的高峰,乃是08年纽约爱乐乐团的平壤公演,用音乐打破了诸多政治禁忌:美国国歌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朝鲜公开演奏;由于韩国媒体电视直播音乐会,于是原本禁止出现在媒体的朝鲜国旗和朝鲜国歌破例出现在韩国公众面前。交响乐外交的成功使乐观的人估计,下一步该是美朝峰会......

十一
16
2017

夏冰:我所见到的津巴布韦

夏冰:我所见到的津巴布韦
(一)
 
去年岁末,我们一家人从南非比勒陀利亚出发,前往位于津巴布韦的维多利亚瀑布。通常游客都是从南非约翰内斯堡搭乘飞机直飞维瀑附近的机场,但是驴友出身的外子和我素来不喜欢这种从一个观光地空降到另一个观光地的游览,看看那块土地上的普通人的生活图景才更有意义,遂决定自驾。
 
尽管这段往返2300公里的路程沿途基本是平原,但还是听了友人的劝告,选了四驱,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完全正确的。
从比勒陀利亚到南非-津巴布韦边境,大约200公里,作为非洲头号发达国家,南非的高速公路保养、管理水平不输给任何一个“第一世界”国家,但......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