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个人分类 > 北大旧事

13
2018

夏冰:我的另类母亲

夏冰:我的另类母亲

如果要找两个字精准地形容我的母亲,那么“另类”是不二之选。

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母亲都希望孩子好好读书,对作业、考试、成绩一丝不苟,但是我的整个学生生涯中,母亲从未给我下达过任何诸如“考多少分”“排第几名”的指标,甚至她连我什么时候期中期末考试都不太清楚,说白了是不想弄清楚。当我拿着成绩单和奖状给她看的时候,她也没有什么欣喜的表情,当然也不可能因此给我什么物质或精神奖励,仿佛那都是我应该做的,这样的反应与一般家长大相径庭,让我感到十分扫兴。


10
2018

夏冰:燕园 1978年冬 朗润园13公寓,那些人,那些事

夏冰:燕园 1978年冬    朗润园13公寓,那些人,那些事

小学五年级这年的寒假,母亲无暇陪我住在北大,于是将我托付给了她的好友、西语系法语专业的俞芷倩教授,借住在她在健斋的家中。但是白天,我几乎都是在朗润园13公寓德语教授张玉书家中度过的。

13公寓面对着朗润园的小湖,充满诗情画意

朗润园13公寓,季羡林先生的家就在一楼最右端


28
2018

夏冰:燕园1977,偷听贝多芬的夏夜

夏冰:燕园1977,偷听贝多芬的夏夜

1977年暑假,母亲向单位请了一个月的进修假,又跟北大西语系的前同事借了一间宿舍,带我回到了燕园。从这年起直到我考进北大,几乎年年寒暑假,母亲都要做这样的安排。当时我的理解是母亲虽然离开了母校,但是心心念念还是这个校园,就像她的另一个娘家,不经常回来住住便无法化解乡愁。

一天,我游泳回来,母亲很高兴地告诉我,她偶遇西语系的德语教授严宝瑜伯伯,严伯伯欢迎我们今晚到他家去听贝多芬的交响乐,然后十分严肃地叮嘱:“但是你千万别在外面乱说听交响乐的事啊!”我不知道贝多芬是谁,但是听到过“交响乐”这个词,不久前,......


21
2018

夏冰:北大的芳华岁月(下)

夏冰:北大的芳华岁月(下)

夏冰 :北大的芳华岁月(上)

(四)文艺队变成北大金字招牌

北大文艺队留下的唯一一张彩色照片,舞蹈队和乐队在西门校友桥前草坪的合影。七十年代前期,彩照在中国还是超级奢侈品。

由于专业艺术家的秘密加持,北大文艺队的水平在“六厂二校”中很快有口皆碑。

而最辉煌的记忆莫过于《金泉村》(点击观看)被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摄入《欢度国庆》纪录片,这在六厂......


20
2018

夏冰 :北大的芳华岁月(上)

夏冰 :北大的芳华岁月(上)

母亲告诉我,今年北大120周年校庆,“文艺队的老人要办个盛大聚会,真可惜你不能参加”。

“文艺队”是母亲夏玟(笔名艾珉)二十年北大生涯中的关键词,也因此成了我童年的关键词。它是1971-1976年间北大的校级文艺团体,只不过它与之前和之后的校艺术团那种学生社团有着极大的不同,它是一个专业单位,成员既有教师,也有学生和校办厂职工。1970年北大恢复招收工农兵学员以后,当时掌管北大的军宣队着手按部队文工团的模式组建校级文工团,于是当时还在江西鲤鱼洲五七干校的所谓教师中的“文艺骨干”,被抽调成立文艺队。由于当时专业文艺团体都被下放,所......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