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文章归档 > 2018 > 七月

26
2018

夏冰:燕园1988(下)弦歌在子夜

夏冰:燕园1988(下)弦歌在子夜

大二那年的一天,下课回到宿舍,从走廊就听见了里面的笑声。进去一看,室友们正围着一个陌生人说笑,此人大约30多岁,身量不高,白白胖胖,戴一副金丝边眼镜,说一口软糯如乔家栅糕团的江苏口音普通话。

室友介绍说,这是艺术教研室的徐小平老师,今天带来他写的校园歌曲《星期天》,征求同学们的意见。

这时刚好唱到:

不想上街也不想逛公园


19
2018

夏冰:燕园1988(上)诗人们都浮在水面

夏冰:燕园1988(上)诗人们都浮在水面

80年代中后期的北大,流行着一句名言:“十个馒头砸向北大学生,会击中九个校园诗人。”那个全校作诗的时代,诗人们绝不会像许秋汉的歌里唱的那样“藏在水底”,而是借一切机会张扬自己,而且,未名湖就算站满了诗人都未必装得下。

八十年代的燕园诗人绝不愿“藏在水底”,而是要在未名湖畔激扬文字

很不幸地,我就是被馒头击中的......


13
2018

夏冰:1979,邂逅“朦胧诗”的春天

夏冰:1979,邂逅“朦胧诗”的春天

1979年春天的北京,照例是连日狂风大作,照例是沙尘漫天,但却是一个特别的春天。

先是一月,中美宣布正式建交,美帝不再是敌人。三月,小泽征尔率领波士顿交响乐团访华,邓小平和宋庆龄出席了第一天的演奏会,从此,在任何时间地点听西洋古典音乐都不会遭到举报了。虽然比起国家大事,自由地听古典音乐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令人觉得另一个时代真的开始了。

四月初的一个星期天,大哥外出回来,带回一本A4开本的油印诗集。

“你看看,这才叫做诗!多好的诗!”

“什么诗?......


5
2018

夏冰:金浦-江华岛:海上火药桶——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完结篇)

夏冰:金浦-江华岛:海上火药桶——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完结篇)

去金浦半岛那天,遭遇了沙尘暴。

沙尘暴中俯瞰汉江

本是不宜外出的天气,犹豫再三,还是全家戴上口罩,出发!理由只有一个:三宝预定来到人世的日期,越来越近了,人生又一个阶段开始之前,必须走完这段路。

金浦半岛和江华岛位于非军事区最西端,隶属仁川市,地处汉江与黄海(韩国名:西海)交界处,依山傍海,换了地球上的其他地方,应该是个度假胜地。但是这里却是当年饱受炮火摧残的154高地,停战后,为防止朝......


4
2018

夏冰:涟川:我在朝鲜哨兵的射程之内——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八)

夏冰:涟川:我在朝鲜哨兵的射程之内——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八)

2014年,韩国政府开始分批向中国归还朝鲜战争中阵亡的志愿军士兵遗骨。有关报道中,涟川的地名反复出现。

若论军事分界线附近地区遭遇战火的时间长短,涟川地区恐怕可以排到第一位。从1951年春天第四次战役的尾声,直到正式签订停战协议的1953年7月,涟川平原被大小七次战役反复碾压,山峰被炮火削低了五米,仅仅在这片平原上,对战双方的阵亡人数达四万之多,与其说是战争,不如说是一场以尸体堆满平原为目标的大屠杀。

能够俯瞰涟川平原的上升哨......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