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夏冰 > 文章归档 > 2018 > 六月

27
2018

夏冰:涟川· 皈依上帝的朝鲜特工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七)

夏冰:涟川· 皈依上帝的朝鲜特工 ——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七)

搬到首尔之前,买了英中日三种文本的旅游攻略,斗大的韩文勉强认得了一箩筐后,觉得当地的攻略更接地气,于是也添置了几种。那是一个网络信息还不发达的时代,纸本书还是驴友的主要依靠对象。翻遍这些攻略,却没有找到“涟川”。

临津江

涟川位置图

其实,涟川离首尔很近,就在首尔的正......


21
2018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下)——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六)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下)——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六)

正因战俘问题是朝鲜战争中核心性的关键词,计划朝鲜战场遗迹之旅的时候,最初想到的是远在“国境之南”的巨济岛。

去巨济岛时,横跨釜山市和巨济市的大桥还未竣工,必须先绕道经过庆尚南道统营市,统营以迷人海景闻名,人称“韩国的那不勒斯”。也是韩国人最崇敬的民族英雄李舜臣将军的故乡。壬辰倭乱(日本军阀丰臣秀吉入侵朝鲜半岛)时,李舜臣将军就是在统营指挥海军击退了日寇的进攻,取得了朝鲜历史上有名的闲山海战大捷,因此仅仅统营二字,就足以勾起韩国人的家国情怀。今天,从统营到巨济只要经过跨海大桥,而半个多世纪以前,却要乘海船前往,大约在联......


16
2018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上)——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五)

夏冰:巨济岛· 战俘营之罗生门(上)——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五)

位于釜山西南的巨济岛,远离韩朝边界,是韩国第二大岛(最大岛屿是济州岛)。

横跨釜山市和巨济市的巨加大桥

然而,它却是朝鲜战争中的重要“战场“, 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它还主宰着枪林弹雨的战场的走向。

战争后战俘的处置是人类文明的标尺。从早期理所当然的杀俘,到利用战俘充当奴工,战俘的命运始终处于战争悲剧的延长线上。直到1929年的《日......


9
2018

夏冰:铁原· 白马山,上甘岭——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 (四)

夏冰:铁原· 白马山,上甘岭——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 (四)

位于江原道和京畿道之间的铁原,离首尔仅仅一百多公里,却远不如板门店的名气那么大。

知名度虽低,它却是有关朝鲜战争的出版物中必然出现的两场大血战——1951年5、6月间第五次战役中的“铁原阻击战”和1952年10月“三角高地之战”=“ 平康、铁原、金化组成的“铁三角”(Battle of Triangle Hill)发生的现场,而中国人家喻户晓的上甘岭战役,就是所谓“三角高地之战”中的一场大战。


1
2018

夏冰:华川· 两座水库的爱恨情仇——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三)

夏冰:华川· 两座水库的爱恨情仇——目击朝鲜战场的“最后”面影(三)

朝韩非军事区有两张面孔——因战争造成的禁区,却是野生动植物的乐园。

山水相依的华川

华川在我心目中是秘境中的秘境

如果无视雷区、坦克陷阱、铁丝网,没有头顶那把看不见的达摩克利斯悬剑,整个韩朝边境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自然保护区,而山青水秀的华川就是秘境中的秘境。它在安保上的战略作用压倒了一切,既无发展轻重工业,甚至也没有观光业......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夏冰 夏冰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曾经的国际媒体人,
永远的波希米亚人。

个人分类

最新评论